028:楚立带走的秘密(1 / 2)

寒冬来临,送外卖的工作越发不好干。

冒着寒冷,握车把的双手冻得僵硬不说。

地上的积雪让电动车不住地打滑。

楚寒露很小心,她生怕摔倒在地。

这个年纪,摔一跤也够呛,够她喝一壶的。

今晚的订单够奇怪。

客户只订了一大份山东水饺,外加两份凉菜。

其余的全是生活用品,洗洁精、洗衣液,还都是两份。

楚寒露小心翼翼骑着电动车龟速般朝这个素有富豪区的别墅小区驶去。

这个别墅小区虽说离她租住的小区不远,没几站路,可是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儿送外卖。

当楚寒露站在这联排别墅中间一家的院门,伸手按了下门铃。

没多久,一位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走出来。

跟楚寒露一样的年纪。

中年保姆接过订单,朝冻得脸发紫的楚寒露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

楚寒露送完货,骑上电动车准备离去。

别墅里走出来一位中年男子,竟然是多日未见的汪浩瀚。

“楚寒露,你等等。”汪浩瀚喊住了她。

楚寒露双脚支着地面,侧脸打量着别墅,将视线投向朝她走来的汪浩瀚身上。

他怎么在这里?难道这份外卖是他订的?!

汪浩瀚走出小院,不容分说地将楚寒露从电动车上拽下来,“天寒地冻的,进屋坐坐吧。”

楚寒露一脸的尴尬,送外卖竟然送到他家了。

自己乌城最窘迫的生活在他面前暴露无疑。

算了,就算他知道自己送外卖又如何?

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客户,自己是个外卖员,还等着他给自己一个好评呢。

楚寒露硬着头皮走进别墅。

这是一栋三层楼的联排别墅。

面积很大,一楼面积就有百十平米。

玄关入口处摆着鞋套自取机。

楚寒露将右脚放进鞋子模型的凹槽处,轻轻一踩,蓝色鞋套就套上了自己带着雪水的旅游鞋。

屋里很暖和,不愧是别墅区,连暖气都比她租住的小区暖和。

汪浩瀚见楚寒露佝偻着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他心里酸酸的。

“我家老爷子住在这,走,上楼看看他。”汪浩瀚不容分说地朝楼道走去。

楚寒露跟随其后。

汪家老爷子,楚寒露还记得他当年器宇轩昂的样子。

英俊的五官、威严的脸庞、笔直的身材。

汪浩瀚无论从外表还是身材跟他父亲最像。

楚寒露踏进南边的套房里,就看见一位老人缩在一把太师椅上。

花白凌乱的头发,瘦骨嶙峋的面容,形如鸡爪子的手。

泪水就这样毫无防备的从楚寒露的眼眶涌了出来。

楚寒露挪动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闭目养神的老人面前。

汪浩瀚双手摸着老人的头发,“老爷子,瞧谁来了?”

老人慢吞吞抬起头,仰脸打量着楚寒露。

他浑浊的双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黯然无神。

从他五官能看出来当年是个美男子。

汪浩瀚提醒道:“是楚寒露。”

老人迟钝地想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就是没想起来。

楚寒露蹲在老人身前,从口袋掏出餐巾纸擦拭着他嘴角的一串口水。

她擦得很慢,也很仔细,没有一点嫌弃。

老人鸡爪般的手一把抓住楚寒露的右手。

咧着嘴笑了,像个孩子笑得那样纯真,浑浊的眼神露出一抹光彩,喃喃说道:“神童,神童。”

汪浩瀚弯腰激动地一把抱住父亲的头,欣喜若狂道:“老爷子,你想起来了,这么多年,还没忘记神童。”

“楚,楚二球呢?他好嘛?”汪老爷子颤巍巍地问着,一道口水从嘴角滑过。

楚寒露眼眶的泪水滴答滴答落了下来,哽咽道:“我爸爸,他过世多年了。”

汪老爷子听懂了,神色顿时失去了光彩,嗫喏道:“楚二球,好人,好人呀!可惜,可惜了,他比我小八岁呢。”

80多岁的汪家老爷子患老年痴呆症已多年。

除了偶尔认出自己的孩子外,其他老友和熟人一个都认不出来了。

楚寒露跟老人说了没几句话,老人又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