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车窗(1 / 2)

一品盛香 随笔摘叶 1270 字 3天前

沈玉棠看着动作熟练地下蹲在她身前的小侯爷,很是纠结,要不要他背下山?

她确实走的有些累了。

但小侯爷和她不算熟,这样的事不太好。

“我还是自己走吧……”

“你快点,别墨迹,都背过你一回了,多一次也无妨,再磨蹭下去,你身边的丫鬟都要急的哭了。”

被忽然点名的玄兔,立马露出更加着急的神情,眼眶湿润,泪水就要滑落。

沈玉棠见之,无语。

“有劳了。”

她整个人趴在对方背上,浑身僵硬,双手紧握在一起,尤其是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还有双手扶住她双腿时,腿脖子上的肉都在发紧,显得格外的不自在。

“松开一点,要勒死我了……”

褚彧无奈地开口,上次沈玉棠昏迷着,软趴趴地在他背上,还没有什么别的感觉,这次没晕,却紧张兮兮,好像生怕自己会对他做什么一样,浑身僵硬不说,还用力勒紧他的脖子。

背个伤患,差点被伤患给勒死。

沈玉棠反应过来,喔喔的应了声,连忙放松双手。

被人背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还不如自己慢慢走下山。

褚彧背着他往下走,隐隐闻到一阵暗暗幽香,仔细嗅了嗅,却是身上之人的味道,混杂在血腥味里,清清淡淡,并不明显。

他心想,男子身上怎么会有这种香味?是擦香粉了吗?

偏过头凑近去瞧,见他肤色雪白,纤毫毕现,未曾见有粉末,想腾出手去蹭一下,目光却触及到对方望过来的怪异的眼神。

他呵呵笑着,不再有别的动作。

已经看完热闹的萧叙对此地花草毫无留恋,与江修文说了些话,就一同往山下走。

他们拐过一个弯,就见沈玉棠被一男子背着往下走。

男子背对着他们,但男子身边的护卫却看了他们一眼,江修文一眼认出那护卫是谁。

“小侯爷与沈谦之的关系这么好,亲自来接他,还背他下山。”

“小侯爷?那人是宣平侯世子?”

“温言不是到侯府见过他了,怎么没认出来?”

“他不在家,没见着。”

萧叙上次去侯府,想要见识一下这位失踪多年的侯府世子,寻思着虎父无犬子,便是离家多年,也应该差不到哪去,或许能结交一番。

但去了侯府,却发现刚认祖归宗的小侯爷根本不在家,连宣平侯也不知他去了何处。

那日,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便是在去之前该递拜帖的。

以前都是别人往他萧家递拜帖,他还未曾给旁人写过,倒是忘了对方可能不会在家等着他去见。

山下的竹棚内,马车都停满了。

而沈玉棠来得晚,里面早已没了位置,便将马车停在不远处的荷塘边,由马夫看着。

车夫半靠在车门边打盹,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往下点。

直到听到声响靠近,才醒过来,待看清来了什么人,是个什么情况,立马喊道:

“哎呀,公子这是被人打了?得赶紧通知府上,喊人来……”

“快些让开,我要给公子看伤,你莫要再多嘴!”

玄兔当即将他扒拉开,说的什么话,公子参加诗会怎么会与人动拳脚,平白让小侯爷他们笑话。

沈玉棠刚被放下来,就率先进了马车。

一从他的背上下来,就感觉到身体再次恢复掌控,不再僵硬无措。

见其脚一蹬,就上了马车,褚彧呆愣了下,这动作够麻利的,都不需要人搀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