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往来太慢了(1 / 2)

弘治十七年刚刚过完年,元宵节都还没有过,刘晋就开始变的无比忙碌起来。

自身吏部的事情要处理,同时更重要的是还要负责筹建天津证券交易所的事情,同时还要和宁国、埃及马穆鲁克王国这边进行联系,商量开挖埃及运河的事情。

埃及运河这件事情关系到的是大明第一支上市股票的大事,自然是不能马虎大意,同时又是关系到千万两银子的庞大投资,自然是要慎之又慎,在诸多的细节方面都要埃及这边进行详细的磋商。

所以在确定要和埃及这边合作开挖运河之后,刘晋获得了弘治皇帝的认命后,立即就派遣了一个一百多人的队伍前往埃及。

一方面是仔细的勘探埃及这边的地理情况,评估挖掘这条运河所需要的资金,人力、物力,估算挖掘所需要的时间等等。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和埃及马穆鲁克王国这边详细的商量运河挖据的诸多事宜,运河的运营、管理、收益的分配,运河的所有权、土地的使用等等。

这些事情都是需要事先就进行详细的磋商,商讨好诸多的细节,然后签署相关的协议,白纸黑字的写下来,等运河建好之后才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来争吵。

刘晋可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别到时候大明这边辛辛苦苦的挖通了运河,埃及人这边就吃干净抹嘴,不认账。

运河毕竟是在埃及的领土上,他们有着天然的本土优势,真要是不认账的话,大明一时半会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即便是有强大的武力,恐怕也是需要时间来调兵遣将。

所以事先就签署相关的协议,将所有的东西都写清楚,埃及人如果遵守规矩,那自然是最好的,他们要真是不守规矩,刘晋还巴不得找个借口出兵彻底的占领这里。

天津港码头这里,船只众多,繁华无比,热闹而喧嚣。

在一艘即将前往南洋的商船边,刘晋正在叮嘱自己的学生童源。

“你此去埃及,一路风急浪高,自己要多多保证。”

刘晋看了看自己这个便宜学生,当初和黄锦泉、林书鸿同自己打赌,结果输了拜自己为师,自己年纪比他们都还小,但没有办法,在这个时代,认了师傅就是师傅了。

他们三人也是和自己同一期考中了进士,只不过他们的名次很低,自然是远不如刘晋一般官运亨通。

当然有刘晋这个便宜师傅在,只要不犯错,该提拔的还是有提拔的,童源在倭国银山县这里当了几年知县,因为表现很不错,所以现在也是已经提拔到了京城来当官了,现在也已经是从五品的官员了。

刘晋有意栽培他,所以也是派遣他带人前去埃及这边,和埃及的马穆鲁克王国上来开挖运河的事情。

本来按理说大明正式派遣官员前去埃及的话,至少来说应该要派遣正三品以上的官员才比较合适。

但这仅仅只是运河,并不是正式的外交事务,所以派遣从五品的官员也差不多了,主要还是为了商量开挖运河的诸多事宜。

“谢恩师叮嘱,学生一定谨记于心。”

“学生不在身边,恩师请一定要多多保重身体。”

童源显得很是感动的回道。

“……”

刘晋顿时无语,你还真把我当老头子了不成,我都比你年轻啊。

不过也是没有办法。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师傅、师傅,师徒之间的关系是极其重要的关系,即便是自己比他小,既然是他师傅,这个礼就受的。

不仅仅是他,黄锦泉和林书鸿也是如此,逢年过节的时候,人如果在京城,绝对要上门来拜访,如果人不在京城,书信的往来是绝对少不了的。

至于托人送来一些礼物、特产之类的,更是少不了,师徒的传承关系,在这个时代是极重的,远不是后世能够相比的。

即便是在刘晋所开办的新式学校当中,师徒关系依然非常重,老师的地位在这个时代非常高。

尊师重道,对于这个时代的读书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你这一次去埃及,路过天竺宁国的时候,最好和宁国的宁王商量一下,此事最早是宁国的左丞相刘养正提出来的,我们不能撇下宁国不管不问。”

“另外,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去埃及,路途遥远,要经过很多的国家和地区,在沿途不妨多看看、多学习、学习,长长见识,多少也是会有所收获的。”

想了想,刘晋也是对童源再次叮嘱起来,关于和埃及这边谈判的事情,他已经叮嘱过很多次了,不需要再说了。

“是,学生一定谨记。”

童源非常恭敬的说道。

“嗯,去吧,一路顺风。”

刘晋满意的点点头,再看看已经开始杨帆的商船说道。

“学生去了,恩师请多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