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逃了?(1 / 2)

秦有道被斩落的一幕也被躲在远处的梓馨看在眼里,她之所以没有继续逃远,实在是出于对秦有道的信心。

秦有道之前的杀伐她看在眼里,比她哥哥还要厉害,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吧?

梓馨感觉有些不真实,但看着久久没有动静的深坑,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她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但很快她就感到自己被一道强大的气息锁定了,恐惧在她心里蔓延。

不错,另一个筑基八层修士嘴角露出一道残忍的笑,瞟向梓馨的位置。

一个练气修士,在筑基修士眼力,如果没有特殊的收敛气息的术法,基本无所遁形。

而斩风狂笑过后并没有太过得意忘形,一个筑基四层不值当,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这世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修士的手段。

出于谨慎,斩风再次斩出一刀。

然而,他出手后就感觉不到秦有道的气息了,顿时一愣。

下一秒,自他身后爆发初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

斩风一惊,反手一刀,本能的跳了开去。

惊诧未定,他就看到了惨烈的一幕。

一道比之前锋芒更锐的刀弧自另一个筑基八层修士脚底下射出,那修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身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咯咯咯~”

筑基八层修士喉中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接着,他的身躯自血痕的位置,向两侧均匀的分开,器脏散落了一地。

“老十一!”

斩风低吼一声,饶是他这种杀人如麻的人,也不禁为秦有道的手段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碰上了对手。

筑基八层修士在被杀后,那道刀弧便射入了天际,消失不见,地面又归于平静,根本没有秦有道的气息,也没有他的身影。

斩风不是傻子,见识了可秦有道的手段,自然不会再站在地上,所以,在筑基八层修士的尸体倒地后他就弹跳到一颗树上,警惕的看着他刚才站立的地面。

然而,一阵破音声却从天际传来,他猛然抬头,还不待你挥刀应对,身下又传来一道劲风,他所站立的树木不堪重负,“哗啦”一声碎裂。

斩风到底是筑基九层修士,在极短的反应之后,他的脚重重踩踏而下,不顾上空的危险,借着树木碎裂的趋势,身形斜射而出。

轰声响起。

秦有道被斩风的一脚重重踩落在地,又喷出一口鲜血,再次遁入地下。

此刻,秦有道感觉自己器脏异位,气血翻腾,却是受了不大不小的伤。

“我又过高看自己了,正面对上筑基九层修士还是力有未逮,不过对方想要要我性命,也不是轻易能办到的。”

与此同时,险之又险的避开一击的斩风,心里同样没底,一个筑基四层修士能将他逼到这个地步,别说别人了,他自己都不信,尤其是那神出鬼没和御刀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斩风自家知道自家事,在同阶修士中,他的实力绝对是顶峰的那一簇的,也就比自己的大人稍稍逊色一筹。

而秦有道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可以力压众多普通筑基九层修士了。

“这等人物闻所未闻,难道是陆地上某个大宗门培养的秘密核心弟子?”

斩风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他想不到除此之外别的可能,能在这个修为表现出这等实力,如果没有一个底蕴强大的势力支持,是万万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斩风猜测,秦有道难保还有别的手段,对于能否杀掉他,没有太大的信心,继续拼下去,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最大。

如今的问心谷,修士不下万人,危险无处不在,斩风此刻已经理智起来,与他粗犷的表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对,稳妥起见,应该再叫些帮手。

br/> 斩风想着,他将秦有道看做一条大鱼,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完全能抵消自己折损两个兄弟的过错。